第六十六章不知死活(1/2)

加入书签

  (又没推荐要裸奔,好吧,确实很影响心情!另外:谢谢白云山书迷的打赏。你应该看出来了,我书中的云山与云山区,太源村什么的,就是以白云山为蓝本虚构的。还有:我要爆发!!明天开始每天三更!)

  陈璐璐还没来得及引见,一个相貌略为丑陋的壮年人就上前来,他是上下望了林夕一圈,然后淡淡的道:“原来你就是袁师叔死前收入门的那个林什么,修为还可以嘛。”

  对方面色看似平淡无波,但内里隐藏的那丝不屑与怒气,林夕却是“看到”了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珠子碎片或浑浊之气的影响,林夕对人的七情六欲变化,感应是非常的灵敏。

  境界与他相仿或在其之下的,很少有能瞒过他的。

  这家伙,应该是对陈璐璐有意吧,见到陈璐璐跟自己熟络,就火气上升,看来平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  林夕暗忖着:如果不识趣的话,倒不介意教他做做人。

  实话,林夕对五禽门的归属感是没有多少的,门派没有给过他多少好处,反而他抄了灵鹤步与灵虎拳的拳经交上去,让五禽门的武道传承是大进了一步,付出远超得到的。

  “本门的少掌门,鲁和元,这位是杜河长老,罗潜大长老,他就是我刚才提过的林夕师弟。”

  陈璐璐这时连忙一一介绍。

  “少掌门,杜长老,罗大长老,你们好。”

  还是五禽门弟子,表面上的礼数林夕还是要做的,连忙抱拳问好。

  那杜长老是百脉后期的修为,罗大长老则是超凡一重天中期。

  林夕的问好,杜长老跟罗大长老都没有话,只是了头,但少掌门鲁元和就大为不爽了:“没个规矩,我五禽门的门规,袁明朗没有告诉过你吗?”

  对于这家伙忽然的发飙,林夕觉得有些莫名其妙,是望向了陈璐璐。

  陈璐璐连忙道:“当时师父收林师弟入门,是许以核心弟子身份的,但由于要追杀血狂等叛徒,所以一直没有时间带林师弟回本门完成相关的仪式,所以他不用行半跪之礼。”

  林夕闻言,心中是冷笑:半跪之礼?原来你是嫌我的礼数不够啊。

  在修真界那边,门规森严,也有跪拜之礼,但只限于特殊时间,底层弟子对掌门或太上长老的行礼,平常见到门派中的高层,只需躬身致礼尊称便可。

  在地球这边,在西方又被称为骑士礼的半跪,早已转为求婚者专用了。

  当然,如果半跪的对象是陈璐璐,林夕倒不是很介意,但跪的对象换为这几个自己随手都可以捏死的渣渣,他就很不爽了。

  “门规就是门规,入得我五禽门,就得遵守,不然的话,就要领罚。”

  无视陈璐璐的解释,鲁元和是冷冷的道。

  鲁元和,在古武诸派中,是出了名的嚣张跋扈,为所欲为。

  有好事者,将他与另外四位这样的武二代凑在一起,起了个外号:“五公子”。

  但私底下,不少人却称他们为五毒公子。

  鲁元和则被冠以“蛤蟆”的“美名”。

  所以,他追求陈璐璐的事情,被五禽门弟子暗里唾骂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。

  他垂涎陈璐璐这位大美女已久,要不是碍于袁明朗时不时的挡驾,再加上陈璐璐的武道修为比他强,门派动荡,他早就想用手段把陈璐璐占为己有了。

  陈璐璐在湛海市的一切,都逃不过他布置的眼线。

  一听陈璐璐经常跟这姓林的黏在一起的时候,他要不是手中有丢不开的

章节目录